文山中学

学校位于昌邑市烟汕路36号,占地面积500亩,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。现有126个教学班,教职员工684人,在校学生7700多人。是一所省级规范...
当前位置:社区首页>学生天地 > 文章详情

怎么回不到从前(高一35班韩笑)

2013-05-25学生天地作者:郭相梓浏览:1173次
吧嗒、吧嗒……”吊瓶里的药液平静而有规律地滴落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午后的阳光把病房的墙壁照的惨白。

爷爷病了。

调皮的我在病房的窗口上窥探,却与爷爷四处搜寻的失落目光正好相遇。无奈,我走了进去。爷爷的脸上瞬间闪出幸福与满足:“我还以为你走了呢!”

爷爷是一个年过古稀的人,岁月的沧桑无情地压弯了他的脊梁,但头发却依然像刚割过的麦茬,参差不齐,花白又浓密,直立的发尖凸显着他的刚毅。我是不太愿意和他说话的,他年纪大了,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,耳朵也聋了,和他说话往往是答非所问,不免心里有些窝火。总是妈妈责备我不和爷爷说活的时候,我才上前去寒暄两句。爷爷又是封建的化身,他教给我繁琐的礼节,在我看来也只是泥古不化的思想。

终于在两个月与病魔的搏斗中,从爸爸口中得知爷爷要出院了,但我分明看出爸爸眼角透出淡淡的忧伤……

冬雪,黄昏。

我们几个小孩子在街上玩雪,夜幕之中闪过两道凄清的光,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前,大伯抱着瘦骨嶙峋的爷爷进了屋。我不知道怎的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说道:“爷爷,你终于出院了!”爷爷勉强笑了笑,只说了一句:“回家真好!”

吃饭的时候,爷爷只能坐在床上,弟弟和姐姐去给爷爷喂饭,爷爷自生病以来吃得最多的一顿饭——一个鸡蛋、一碗米粥,而我却因为贪恋好看的电视却没能再多看爷爷一眼。爷爷那晚很高兴,仔细的端详着他的子女、孙儿,眼里透出幸福与柔情。

临走时,爷爷很舍不得我们,嘴里虽连说着“走吧、走吧……”一颗硕大的浑浊的泪珠却从眼角滚落。我以为,生命就会这样延续……

半夜,依稀听到刺耳的电话铃声,然后是爸爸的声音,而后电话掉在地上,痛苦的哭声湮没了一切……

无尽的愧疚终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爷爷永远地走了。

我为我的无知而愧疚,我为我的贪恋而愧疚,我为我永远失去了爷爷而愧疚……

我瘫倒在地上,眼前湿润了,显现出熟悉的一幕,小女孩接过老人手中光溜溜的鸡蛋,信誓旦旦:“爷爷,等我长的了一定好好孝敬您……”

怎么,回不到从前……

访客(5)